蜀门发布站|www.shumenfabuzhan.com >> 玩家心情日志 >> 往事如云烟当年我在蜀门的故事

往事如云烟当年我在蜀门的故事

时间:2020/7/7 15:39:37 浏览: 次 作者:蜀门发布站|www.shumenfabuzhan.com 来源:178

 哈哈哈,以前发在官网的故事,集合出来贴给大家看,虽然有炒冷饭的嫌疑,请别见怪咯

  HI,大家好,我是网通二区,轩辕服务器的叶赫那拉•芸颜,一个很普通的小百花,才刚刚33级。

  离开了某一款号称三千万粉丝的经典网游,本来决定在伤心之余不在触碰网络游戏这个世界,可是禁不住的是那些诱惑——快意恩仇、策马江湖,于是,我走到了这里。

  蜀门,最初的印象很不好——因为不可以用键盘操作人物的行走方向,这使得已经习惯键鼠结合操作的我倍加迷茫。我的手操很烂,操作意识也很差,蜀门又不允许用键盘操纵方向,一晚上的练级练得我一身汗!不停的嚷嚷着要放弃。

  下面是一个故事,不是很惊心动魄,静下心,慢慢看。

  那一天。

  黑本。

  偶然的,被一个青城组了进去。

  里面还有一个大和尚,41级的铲子,浑身冒光,很帅。

  青城不停的对大和尚说这说那,大和尚是青城的师傅,青城要出师了,大和尚给了10J做出师费。

  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师傅多好,我对他们俩感慨了一下。

  青城没说话。

  大和尚说:谁叫你不早点认识我?

  一路无语,黑本就那样继续着。

  黑衣人……杨花……绿袍……

  显示任务完成的时候,我长出了一口气。

  大和尚,带我做任务吧,好多精英怪我不敢去啦。

  嗯。

  抓了一个临时工,心里这个美,小老虎也颠儿颠儿的一路撒欢儿。

  古桂坪的精英怪跑了个遍,大和尚就是狠。

  哎呀,升级了哦,34了。

  谢谢你。

  没关系。恍惚中,仿佛看见了大和尚很淡然的笑容。

  这个时候,和我一起玩游戏的一个人对我说:别和别人打字!否则你就离开我!

  不是每个人都有语音的!我挣扎。

  我不允许你和我一起的时候,键盘也不闲着。

  不,除了你,我不能一个朋友也没有!我哀求。

  为什么有了我你还要别人?他怒了:除了你,我一个朋友也不要!

  别哭了。大和尚安慰我,或者重新开始会有另外一个故事。

  泪眼朦胧中,我问他:你真的愿意帮我么?

  嗯。

  你确定?如果你确定,我就放弃这个号!我咬咬牙。

  我非常以及十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告诉你,我会帮你!

  寂寞像一朵花,在我心里慢慢的盛开,只是游荡出来的是另外一种芬芳。

  师傅是铲子和尚,我刚认识他的时候才40级,尽管作为新手的我在这个游戏里面不知道什么样的装备是极品,但是我知道,师傅身上所有带着金字属性的装备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

  师傅怎么不去刷副本?你那身装备多好啊。

  没有人要我。师傅的惆怅溢于言表。

  为什么?我诧异的问。

  因为我练得铲子,拉不住怪,没有仇恨的和尚,很容易灭团。师傅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语气在跟我描述这种遭遇。

  我装作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其实还是一脑袋浆糊。

  一直不知道《蜀门》里面,水火雷电的区别是什么,直到后来认识了两个峨眉,一个水系和一个火系,我才明白什么叫做差距。

  释放技能的时候出现冲天水柱的是水峨眉,在BOSS场和练级场所比较吃香,而火系峨眉因为属于单体攻击不被看好,

  同样的,铲子和尚因为技能特性而无法吸引BOSS仇恨而被远远地抛弃在BOSS场之外。

  只是可惜了师傅7000+的防御,只能陪我刷黑风寨的副本。

  我决定重生,拜他为师。
 •重生•

  离开了一个曾经温暖的怀抱,看着师傅把我当做一个宝宝一样带着。

  师傅干嘛呢?

  PVE。

  我的眼睛立刻充满了星星点点的艳羡之情:哇,那可是一种享受啊,看着偶们的经验条刷刷刷的涨哦。

  芸颜快点升级!师傅带你。

  我才10级呢。

  他们的PVE组满了5个人,不组我。

  师傅,你不组我我就不练级了。我开始耍**。

  你想气死我啊?师傅怒了。

  不气你我气别人去,你愿意么?我开始拿出无**的嘴脸。

  那你还是气我吧,我TM欠你的,靠!师傅忿忿。

  乌拉乌拉,我得意地笑……

  一宿无眠。

  当我终于踏进黑风副本的时候,我长出了一口气:黑风寨,我终于回来了!

  洗刷刷洗刷刷,洗劫黑风寨,打倒绿袍子,偶要拿金装!!!!

  一晚一晚不停的刷,我不在乎装备,我就在乎我有没有经验。不停换队,不停组队,不停的进进出出。

  和小P还有小Me组队的时候刷到一个单体的蓝梭子,把我乐的屁颠儿屁颠儿的,虽然我知道这种辅助法宝的价钱,那毕竟是我的法宝,我自己刷出来的啊!

  在队伍里甜甜的打了一句:谢谢大家帮忙带我升级刷本本,还给我这么好的一个礼物!

  小Me总是很腼腆的笑了一下,小P则是很爽朗的哈哈一笑。

  他们两个都是水峨眉,从那天起,小Me上线看见我在就会问我一句:妹妹忙什么呢?我会告诉与他我干什么。而小P则不安分,一会问我干这个么,一会问我干那个么,其实,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我和师傅在组队。 •插插的故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一上线就会问我:宝贝徒弟在么?

  而我就乖乖的回答他我在干嘛,如果当时没有组队的话,会在第一时间我们组上对方,其后的时间,我们的世界就变成了灰蓝的队伍频道。这个时候,我通常目不斜视,M语的、帮会的、世界的、好友的一律无视屏蔽。

  忙活了一晚上,PVE和黑本蛇本之后,已经后半夜3点半,静静的和师傅在育成村的掌柜那里用凝神叠加的姿势保持在那片空地上,已经成了我和师傅每天都要玩的游戏。开始,我们总是不能顺利重合,后来我发现了一个窍门。

  当鼠标点到对方的时候,对方的脚下会有一个光圈,这个时候调整视角使你和目标呈直线,点击对方光圈边缘的时候,就可以顺利和目标以凝神姿态重合。

  教给了师傅,我们就在一起玩这个游戏。

  师傅很邪恶的管这个动作叫插……- - !!

  •35本历险记•

  我在帮会的YY大呼小叫:花本花本,来个大花。

  帮里的风姐姐就会问我:你不是花么?怎么还要花?

  我很惊:姐姐,花本有我一个花是不够用滴,小小地百花35级,不够毒龙哥哥秒一次滴~

  偶有两个师叔,一个叫如来,一个叫墨轩,其实我更喜欢墨轩的名字,文质彬彬滴。

  第一次见面,我跟师叔叫“轩轩”和“小如”,师傅在队伍里快笑抽了:宝贝徒弟你可真能干!

  有师傅撑腰,偶就狗仗人势呗,面对小如的无奈和轩轩的沉默+**,一概用无视**屏蔽之。

  第一次下35本是小如师叔带我去的,跟了一个41的大花,一路有惊无险,顺利完成三次任务,一直在想,如果是我那个宝贝师傅在的话,偶一定不会这么辛苦,+++到手软。

  第二次下35本,跟了一个便衣青城和一个清水峨眉,便衣=没装备,清水=没经验。花花级别不低,41的。走到毒龙哥哥那里的时候,正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提示:XXXX的草人,XXXX试图原地复活你……

  哎哎哎,没道理啊。

  完美灭团!

  看着毒龙哥哥耀武扬威的在我身边不远的地方站着,偶就一肚子火:峨眉够脆弱,还要一直往前冲,潭子里所有的护卫全都引了过来,问题是你有那么大的金刚钻儿嘛!

  小如恨恨的说:那峨眉是SB!

  淡定吧,偶慢慢的说,注意素质,以后下本小心就是了。偶也笨,不会跑位。偶很遗憾地说。

  你跑哪里都是死,减速之后你还想跑?超过10只怪一个拍你一下你都不够死的!小如撇嘴。

  这才是偶的痛处呢,啥时候到40啊? •镇帮小妖和形象大使•

  其实,我开始叫镇帮之宝。

  加入了一个行会,不大,师傅说这里事情少,偶倒是没意见,只要每天能跟师傅在一起,在哪里呆着都是呆着。

  刚一进帮,偶就大喊一嗓子:谢谢防御哥哥加我进帮,跟您老人家请安了!

  防御不吃我那一套:什么老人家,我可不老!

  我一看:那就给GG请安了!

  防御没说话。

  偶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哥哥你忙吧,本本小心。

  嗯。

  看着这一个字,偶就那个美:嘿嘿,收买人心不容易啊。

  这个帮不大,色狼不少。

  我在YY出现的第一天,除了帮会老大一个家族的GGJJ,还有一个叫帅气的活宝,就是本帮形象大使大人。

  进帮晚啊,我也不知道人家怎么就做了形象大使。YY听见我是女的,他就问我三部曲:芳龄,住址和可有BF!

  我一听苗头不对啊:这是要拿我当方便面泡了呢!

  老大在YY已经提醒我此男属色狼级别的,偶自然要多加小心。

  因为帅气在帮里说我的女花,帮频分外热闹。这个说MM来我带你群怪,那个说,MM来我带你刷本,更有臭P青城和峨眉纷纷粉字:怎么组不上你啊?

  偶在帮里说了一句话:我和师傅组着呢。

  你师父是谁?闻见一股很浓的火药味道,我一看,是帅气。

  我告诉他我师父是谁谁谁。

  队伍里,师傅告诉我,帅气找他决斗。

  偶崩溃了。

  原以为决斗事件是偶然的,谁知道,第二天我一上线,师傅告诉我,帅气上去找他决斗三次,以失败告终。偶在YY问帅气:

  上午找我师傅决斗了?

  你怎么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呢?

  没有啊,我想让你把回忆腌起来,以后想我了就拿出来一块慢慢吃!偶坏坏的再YY笑着对他说。

  帅帅不语,俄顷告诉我:郁闷了,我下了!

  过了一天,我又和师傅在育成村玩XX游戏。帅帅找我。

  我告诉师傅胶皮糖又来了,师傅说,那胶皮糖够执着哦。

  我想了一下,对师傅说,看我怎么收拾他。

  师傅满脸迷茫看着我,你怎么收拾他,找人P他还是诛他?

  我嘿嘿一笑对他说:师傅,你说,帅帅要是看见我们以这个姿势出现在他面前会怎样?

  师傅大惊失色:我晕,那他还不崩溃了!

  我说,师傅你等着看戏吧。

  帅帅,我在帮频狂呼,快来育成村啊,我发现一个可好玩的东西了。

  什么啊?帮里另外一个人妖XQ叫猎人的在问。

  我说,就是可好玩了,来晚了就没了。

  如此反复,帅帅下线了!

  倒是猎人颠儿颠儿的过来了,一看见我和师傅的姿势,就在帮里打了一个吐血的表情,骑上老虎落荒而逃!把我和师傅弄得哈哈大笑:这孩子胆子太小了吧!

  那天,帅帅到底没有看见我和师傅重合。每天还是像胶皮糖一样粘着我,每天还是会找师傅决斗,还是会输,我还是会往他伤口上再撒一把盐,给他割下一块回忆的肥肉煮着吃。他也总是一边吃嘴里一边含糊不清的告诉我:你等我和你师傅一个级别的再说。

  我淡淡的笑:淡定吧,等你和我师傅一个级别,不用他出手,我就弄死你了! •那个叫韬韬的宝宝•

  每个人都有一只宝宝,师傅的宝宝叫小笨鸟。

  每天跟在师傅的PP后面飞来飞去,大大的嘴巴恶心的要死。拖近镜头看一看,还能看见它眼里 的眼屎!

  知道师父的名字之后,我自作主张把宝宝的名字搞成了他的名字!

  师傅的小笨鸟也变成了“狐狸精”!

  师傅,果子没了,韬韬快饿死了。

  别捣乱,师傅吃饭呢,怎么会饿死。

  我没说你,是韬韬快饿死了!

  你说什么呢傻徒弟,师傅还没有迷糊过来。

  我说我的小熊猫呢!

  队伍里其余四个人同时吐血!

  第一次被小如和轩轩看见我的宝宝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流汗,因为那名字太雷了——师傅和师叔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上下级。

  •我霸占了师傅•

  师傅是一个很Man的男人,有钱不是重点,当然,在网游里面这种男人招女人爱——靠男人养活而玩游戏的女人。我不缺钱,但是因为前一个游戏让我彻底伤心伤神之后,我不再想在游戏里丢RMB,于是就那样慢慢耗着。

  遇见师傅以前,我不知道什么叫凝神,什么叫紫玄,我就知道凝碧崖的任务有果子拿。

  认识师傅以后,每天给我的BB熊猫吃豆子吃到撑死!

  遇见师傅以前,我是一个被抛弃的流浪儿。

  认识师傅以后,每天我都粘着他,就算那时候不能进35本也要耗着他刷25本。

  遇见师傅以前,我的寂寞像花一样开放。

  认识师傅以后,无数的人M我,招架不过来了。

  我问师傅怎么办?我只要你一个人。

  师傅说,你自己决定。

  帮频里,帅气在叫我:宝贝,干嘛呢,我来了。

  谢谢,叫我芸颜好了。

  新来的几个人在问:芸颜是MM?

  嗯,芸颜是纯妞儿。

  M语刷屏!

  妞儿组个队啊。咋组不上呢?

  我和师傅在一起呢。

  你师傅把你霸占了,怎么一上来就是和他在一起。

  我用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自信洋溢在嘴角,以每秒69字的速度用搜狗拼音在帮频打了一行字: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把我师傅霸占了!

  师傅在队伍狂笑:你个小妖精!

  没错啊,师傅你看我的新称号:镇帮小妖!

  芸颜是天下の妖。

  天下是芸颜の宝。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掐我的脸,我踩君的脚。恨不生逢时,君家我养老。

  我是师傅的小妖精。

  师傅是我捡到的宝。

  我终于等到他了,在他消失一个星期之后。 •回归篇•

  师傅上线了。

  师傅,你终于来了!我用千里传音在世界刷屏——欢迎 (该内容隐藏) 重出江湖,王者归来——,当我在育成村终于看见那个泛着熟悉的光芒的时候,我不动声色的贴了过去,重合。

  帮里的朋友也在欢迎师傅的回归。

  师傅故作姿态:徒弟,用上千里传音了啊,浪费了嘛。

  我没说话,打了几个字:你回来,我开心,有钱难买我愿意。

  师傅大笑:哈哈,你这徒弟当的,我真舒坦!

  师傅高兴就好,无论什么代价徒弟在所不惜。

  •臭屁篇•

  经常在组队的时候会有人问师傅:他怎么做你徒弟的?

  我和师傅会同时打出两个字:捡的!

  然后师傅得意的看着别人打字:我怎么捡不到这么好的徒弟呢?

  然后师傅就会M着我:他们都不认识你的真面目!

  我M师傅:其实我的真面目就是,我很纯~

  师傅:小心明天出门会打雷~

  在队伍里再打字:亲爱的,没事睡觉吧。

  师傅:嗯。

  队员A男:你还敢说你们不是师徒恋?!!!

  我和师傅同时打:我们很纯洁!!

  队员B男跟队员A男说:亲爱的,我们去造小BABY~

  队员A男:下辈子也别想!!!

  •装A篇•

  师傅一上线大概就是九点左右,刚刚好赶上帮里开生命树的时间,于是,在大家都安静的坐着享受行会给大家福利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人想要挑衅一下权威——找师傅决斗。

  绝对防御,少林棍僧,貌似和我师傅同级,7000多的血被师傅五下弄得干干净净,一个48级+5青城过来三下被干死。

  其实我师傅的装备并不是很NB,+7套,才48级的金铲子和尚而已~

  `•拍马屁也要有技术含量•

  一个星期以前,师傅刚刚离开的的时候,那一天刚巧就小如师叔在线。

  独自一个人跟着小如师傅做35的护送,旁边很多人,我便上了老虎一路跟随而去。

  有个人白字当前骂人:护送不杀怪的明天死爹死妈!

  我怒了,我没有动手师叔也在动手啊,随即敲了一句:你记住,你不是谁的神!

  过了一会我就发现自己狂掉血,挂了。

  师叔诧异的问:怎么死了?

  被杀,我漠然回答。

  要我去么?

  你别来了,51XQ,你不够杀。我阻止了师叔送死的行为。

  时逢帮会几个兄弟在身边,群殴之下不留活口,那骂人的终于被干死在地,再也起不来。后来看看苗头不对:不加血,这是要害红哦。随即我在YY招呼了一声,丫的不加血要害红,弟兄们闪了!

  回头发短信告诉师傅,你不在,做个护送我也被人杀。

  为什么?

  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他笑骂:你的嘴也够欠,骂人的也实在恶毒,等我回去给你报仇。

  哎,还好啦,帮里人没有亏待他,杀了他N次。

  看来我不在你也不会吃亏啊。师傅饶有趣味的问我。

  没有啊,你在旁边会比较有安全感。我的马屁一溜小跑跟着师傅,师傅开心的哈哈大笑,等我回去吧,好好看着你。

  亲卫队•

  我的称号:天下の妖。

  师傅的称号:芸颜の宝。

  两个师叔的称号:芸颜亲卫队。

  忽然突发奇想的再帮里问了一句:谁要“芸颜亲卫队”称号的?

  有人举手了:我

  我刚想回应一下,人家又打:不要……

  我把刚打好的感谢的话删掉,换了一句:喵了个咪的~

  又有人说:芸颜,一天一J广告费,包月20!

  吐血……灰溜溜的跟着师傅做任务去了…… •师徒恋•

  所有的人都说我和师傅师徒恋。

  我们俩异口同声的否认:我们比纯净水还纯呢!

  否认之后一如既往的恩恩爱爱:亲爱的师傅,一会什么节目?

  宝贝徒弟,你说了算。

  帮频有人发难:还说不是师徒恋?

  再次异口同声的否认:我们比矿泉水还纯~

  师傅:宝贝,人家都说我把你霸占了。

  我:亲爱的,其实他们都错了,是你把我包养了而已。

  众人狂倒……

  35本的时候,我的BB升级了,我在队伍打字:师傅升级了!

  师傅很迷茫:没有啊。

  轩轩师叔很合时宜的打了一行字:韬韬!

  师傅在意料之中的打了一个吐血的表情……

  (韬韬是我BB的名字,也是师傅的本名~详情见芸颜的作品《我的寂寞如花》)

  记得在我还小的时候,师傅带我练级,最喜欢用“捏脸”的表情,而我就会大叫:不许掐人家脸!师傅会说:就掐!这个时候我会恶狠狠的打上一行字:你掐我的脸,我咬你的手!

  现在师傅已经很少再用这个表情跟我聊天了,可能是觉得芸颜已经长大了吧。是啊,我已经45级了,我冲级的乐趣在于他的陪伴,师傅的乐趣则在于团队的合作。

  《桃之夭夭》这篇小说可能有人不知道,但是说起“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逢时,日日与君好”这首诗或者有人不会陌生。

  我们改变不了什么,所有的一切在相逢之前就是一种注定。看着师傅改了他的QQ签名,我的心狠狠的一震,一痛。

  不相逢,便不会相识。

  不相识,便不会相知。

  不相知,便不会相恋。

  不相恋,便不会相忘。

  不相忘,便没有江湖。

  某一天,我不在江湖,江湖依然还有我的传说……

  话说……话说……说话……废话……!

  嗯,其实现在看来,这个故事更像我自己在蜀门的游戏日志吧,不管是什么,我姑且写之,各位就姑且看之。

  每天上个游戏无所事事的一塌糊涂。

  现在发现,这个游戏唯一的优点也成了缺点——全程手动,偶那个累哦,+++到手软。偶们帮猪告诉偶,用个硬币卡在加血键上,偶拿个小螺丝刀卡上去,不小心把键子卡酥了……哭……罗技的键鼠一套啊,好多钱钱呢,心疼死咧……

  现在35本对于我来说不屑一顾了,40本对于我来说也是轻松过路了,面对45本的时候那就心跳加速了——在蜈蚣区的桥头被巡逻兵群殴,惨死不知道多少次。不过还好,死就死了吧,虽死无憾,毕竟那么多经验呢,要是恰逢周六周日您就看吧,每个服务器都是红旗招展,号称爆满,人山人海,上线恨晚……有的时候其实我们并不是在跑路,只是在成都城玩瞬移的技术……

  闲暇时分我喜欢守在育成村和师傅约会的地点,以凝神姿态静静地等着他的到来。多少次看他上线之后轻轻的叫一声“宝宝,我来了”,那种感觉好甜蜜。更喜欢他有时候上来会被我吓到——上线的时候直接有个人在你的头顶,很恐怖吧……
 •PK战记•

  他是铲子和尚,对于副本来说,铲子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一身金色力爆+7装备已经足以让比他高5级以上的对手胆怯。

  昨夜,22时32分左右。

  站在成都城西郊外把帮会几个不在线和帮贡为0的ID踢了一番,感觉舒服了一点——并非公报私仇,三天为限,三天之内帮贡没有,上线时间不能保证的,我要他何用呢?

  站在PK场外,狠了狠心,钻了进去,给师傅加了上限开始寻找目标。

  师傅已经50级,金色狮吼+7,冒着金色的光芒,炫目而耀眼。跟在他后面,感觉很温暖很安全。

  一个50级的百花在背后偷袭我,紫雷劲和紫云黯笼罩在我身边,寸步难行,等我的技能冷却好了,一个玄光斩,我在劫难逃的倒在地上,而那个时候,对手只差一丝血。

  师傅在队伍中对我发脾气:为什么不迅速用一个瞬冷的技能做掉他?

  我抱歉的说:点错了。

  是啊,多少次,无论在副本、任务、或者是真正的PK之中,因为操作失误,我失去多少杀死对手的机会。我曾扬言,如果没有新的等级出现,满级之后的芸颜将是轩辕第一百花杀手,以金装+7为代价,辅佐师傅踏平全服。

  此时的师傅一脸的怒其不争:就你这样还说什么和我出去杀人,你这样出去只有被人杀的份儿,只能被杀!

  很多的歉意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知道,我和一个杀手的距离,还有很远——以我迷糊的个性,杀手可能我是做的很不到位,但是杀不了人,被人杀我还是很专业的——PK任务没有完成的时候,偶找了一个花花一个仙禽,偶们三个对杀,在12点之前把PK任务完成了- -!!!

  •装B的极致•

  下午上线的时候,师傅偷偷告诉我。

  你知道我早上干嘛去了?

  干嘛啦?偶一脸可爱歪着小脑袋问他。

  去PK场装B去了。

  结果呢?

  被某行会4个50+的号群殴来着。

  别郁闷了,一般装B都是这样的结果,现在哪里还有单P的机会啊,打架基本上都是你单挑我们一群,我们一群群殴你一个。

  师傅无语。

  晚上为了完成PK任务,进去杀了几个人之后,看见本服一个NB青城,56级,见人就杀,偷袭师傅。

  复活以后,师傅叫我跟着他。

  NB青城被师傅连杀了三次,开始站在那里跟师傅聊天。

  大和尚,够猛的,这大铲子真帅。

  师傅一边跟他白字在当前说话,一边在队伍里跟我说:56级+7套青城都被我打服了,哈哈哈哈——(无限狞笑ing)——老有成就感了。

  不装B你会死啊?我恶狠狠的来了一句。

  这是我现在唯一的爱好了,你还要剥夺。师傅满脸委屈。

  我打了个吐血的表情,晕了过去。

  就看那小青城打了一行字:你的级别是你最大的敌人,赶紧升级吧。

  是啊,必须要赶紧升级,问题是,每次双倍师傅都不在呢,咋办呐~

  最近,1112112PVE固定队由2HS2EM1BH变成了2HS1EM1BH,小小师叔退出游戏专心泡妞去了。虽然这只是一个传说,其实我没有迷恋过小小师叔,所以,他是不是传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偶们的PVE28波+的队伍要散鸟……  •力爆雷音•

  师傅不上线的一个星期,偶的业余活动除了挠墙就是陪着老大在40-45本无限和死神亲密接触,这些死神出现的概率都不太一样,孙武哥哥多一些,被他扫到,中毒之后生不如死。邱胖子比较和蔼,通常也就是1500左右一次暴击,我还扛得住。最惨的是烈火大爷,那一次好不容易打到他跟前,想跟他聊聊天。没想到我和他的亲密接触竟然是我的葬身之所——被秒了8次!双花队伍啊,还好还好。起来,再死,起来,再死,最后烈火大爷看我死的太惨,都不肯打我了——拉不到怪,卡不住位置了。

  从妖人洞府退出来,偶们几个就开始总结经验教训,看来看去还是看不懂在墓穴之中百花的站位。老大说,只是凭借这和尚引怪的位置,百花才能卡位。理论上如此,实际操作中还没有尝试过,姑且听之。

  四十本在我看来,以前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师傅不在,即便是再野心勃勃也只能望本兴叹——小师叔的装备实在不够老五挠两下的。

  师傅回来之后,偶的贼胆一下子壮了起来——和师傅两个人一起单刷老八。邱胖子很对不起我,峨眉的护手是TS的,百花的靴子是ZB的,难不成老八前两天做了手术改走阴柔路线了?为什么装备的职业属性不对劲呢?

  话说周六晚上偶们的121队伍的人员终于凑齐了,气势汹汹的砸了监狱的门冲了进去,找邱胖子聊天。

  邱胖子死了之后,我们四个大眼瞪小眼——谁去开?我看他们墨墨迹迹的没有要开的意思,就偷偷的沿着火坑边上溜过去点开了。

  哇靠!

  哇靠!!

  哇靠!!!

  哇靠!!!!

  师傅整个人都傻了——金色雷音力爆护手!那是师傅在世界喊了快一个月都没有找到的装备,却被我开了出来。按捺下狂喜的心情,我在帮会打了一句:师傅,我爱死你了。

  师傅随即打出一行字:宝贝徒弟,我也爱死你了!

  入夜休息之后不到半个小时,熟悉的NOKIA短信提示声响起:垫手成功!

  恭喜你,师傅。

  你真的是我的幸运宝宝,喜欢和你在一起!

  是夜,我带着笑容入梦。

  •环保大使•

  鉴于25本狂开金色辅助法宝,令素来觊觎金贝叶金针金紫云的我食欲大增,于是在帮频狂喊下黑本,拖了一堆人开始刷25本,对老大美其名曰:帮会任务。本次帮任阵容十分强大:47百花的我,40和32青城。我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们:就这样就可以下本?25本本哎……好像没有白花做和尚的先例吧?

  小如师叔哀怨的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我陪你过去吧。

  三次黑本闭着眼睛也都过去了,唯独到最后开装备的时候没人动弹——小号要看大号的意见,而我要看小如师叔的意见。

  小如师叔依旧的一脸哀怨:还是我来吧。

  三次黑本15个BOSS,总计收入:单属性蓝薄雾护符两只,蓝色长眉针一只,蓝色玉石鼎一只,ZB蓝色寒冰腰带一只,特别需要说明的是,以上物品经过投筛全部落入小如师叔的背包内!

  40小青城一脸忿忿的说:和尚这次没白来啊。

  小如师叔依旧露出招牌似的哀怨:还不是你们逼的。

  •水本历险记•

  师傅不上线的时候,水本也是我的业余活动项目。

  站在水本门口狂喊,组啊组啊,加啊加啊~

  入队,一看阵容不错,三个百花,我35,一个37,一个32,还有一个镰刀青城43,唉,不管怎么说,水本,带着个青城还是比较安全的。

  大花小花先跟着青城加血,我倒腾点东西去。关照了一下,我便开始凝神偷懒。

  水精、小BOSS……一个一个慢慢过,污浊花仙……哎,青城你咋死了?!!!

  43级的青城躺在水本冰冷的地面上欲哭无泪。

  我在队伍里大骂:说过了我离开一下,你们两个在干嘛,居然三个花让青城死了!传出去我们三个还要不要混了?!!!

  两个花花谁也不说话。

  一路无语,整个任务过程,那青城就像血站的献血车一样,血条一直是满的。

  师傅回来之后我跟献宝似的把这个是跟他说,师傅一脑袋包的看着我:我究竟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徒弟!!!水本会死人,还居然是一个43级的大青城!哎,小东西,你别说是我徒弟了,我跟你丢不起这个人。

  我很委屈:师傅,案发现场,虽有命案,可是人家有不在场证据嘛!人家有说过离开的。

  哎,啥也别说了,师傅仰天长叹:这就是命啊!

  我和师傅真的很单纯,我们承认,彼此有牵挂,有快乐,有眷恋,却单单少了那一份责任的束缚,这也正是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的原因。曾经有过这样的对白:

  宝儿,若真的叫你老婆,我怕最后的结局不会那么美丽。

  是,这个称呼有太多的责任,你我,恐怕都负担不起,所以,这样很好,淡淡的,暖暖的。 •如花•

  某日组队刷45,双花双僧。

  我的师叔之一名曰如来,非佛,乃财迷和尚一个,超级路痴,疑似BC,未婚,30岁,木讷。每天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跟掌柜聊天,然后找找驿站邮件使者。某日我还发现该师叔做出200钻挂了33.5J的龌龊事——看谁倒霉吧。

  我一向叫他小如师叔。

  某日,45本组帮内人妖百花,名曰:林冰儿。

  冰妖和我一路磨牙斗嘴,倒也不是很寂寞,虽然没有YY那么方便,好在我俩打字都属高手之列,一分钟平均下来也90字以上,也不觉得有什么危险,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

  冰妖话超级多,有时候我都跟不上,而小如师叔则平均我和冰妖说20句话,他能接上一句。

  说着说着我和小如师叔就掐起来了,原因是路过衣服BOSS的时候,他连左侧的小怪都要清掉,很耽误事,我就怒了。

  我一怒不要紧啊,冰妖跟着起哄帮小如,说我什么对师叔大不敬,其罪当诛之类的P话。

  我沉默半天,毒龙尊者解决掉以后,我告诉他们:

  我以为如花是一个人,谁知道他们都错了,其实如花是两个人,小如,和那个人妖百花!

  众人喷!

  •惹是生非•

  昨天,无聊,45本队伍一个花早早就下线了。

  和师傅无聊,墨迹了一会问他,干嘛啊?

  无聊啊,那就惹事吧?

  算了,护送吧,一个个都没钱花了。

  正做护送呢,旁边有人打架,一个叫六道的QC紫名了,青城就是不好,两把镰刀一耧怎么着也得混个紫名出来。

  什么叫狗仗人势狐假虎威,那就是说我呢。

  当时师傅,小如师叔都在队伍里,偶怕WHO啊?

  一个怒雷轰干过去,小六道晕了,一个玄光斩~哎哟,45级+5套小六道被一个白装50QC干死了,原来我是帮凶。

  一来二去,六道顶不住,叫了帮里的大号过来,哗啦一下子来了好几个他们帮里的,哎哟,这下热闹了。

  师傅两铲子三铲子的抡死几个,为首的一个堂主叫嚣:龙魂的,有种雪山门口打!

  去呗。

  恩,不错,场面很壮观,六道所在帮会的大号基本上都在了,雪山门口乌泱乌泱的一大票人,场面煞是壮观。

  混战之后,某堂主扬言灭了龙魂,师傅怒极而笑:小孩你多大了?没长毛呢吧,玩个游戏而已。

  堂主依然叫嚣:要么接帮战,要么灭了你们帮。

  哎哟呸!我赏你脸了不是,还接帮战呢!我在YY骂。

  师傅一看,M我:真够乱的。

  我说是。

  回去吧。

  嗯。

  溜着墙根,我们,悄悄的走了,不带走一条人命……

  •X痴•

  45本危机重重,尤其是祭坛附近,稍微一个不留神或者操作失误就会灭团,我的看家本领就是它——高级替身草人,有了它,行走江湖,不怕红名,不怕死,更不怕被怪群殴了。- -!!!

  帮里有NB青城:猎杀者001,一身灭魔+7,一个+7的坐骑(眼皮浅,不认得那个+7之后基因突变的到底是啥东西),带着我们从入口开始一路狂奔到蜈蚣桥南侧,杀一波。再奔到祭坛下面,杀一波,然后,顶血,加针,一路狂奔到墓穴入口,眼看着他的血条哗哗的掉,到最后就剩3、400+的样子,看得我魂飞魄散,心惊肉跳,等我们冲进墓穴,一看,丫的四平八稳的坐在地上回血呢。

  我跟师傅说:你也弄个+7坐骑,一定比他NB ,你的F比他高那么多一定不会死。

  师傅撇嘴:挺刺激吧?有个P用。

  我纳闷儿:为啥捏?刺激说不上,我已经没魂儿了,不过+7坐骑真滴很有效率滴。

  轩轩师叔半天没说话,此时突然蹦出来一句:有了+7一样没效率,他是路痴#22!

  我昏倒,我怎么把这茬忘了! •想法•

  35护送的时候,路过成都西郊,哇,场面好壮观啊,凝神的元神至少不下4、50个!

  好冲动!师傅说。

  咋的了?

  想弄个原子弹,轰一下,那有多过瘾?

  哎,师傅,你咋和我想的一样呢?我比你单纯实际多了——希望自己是个青城或者峨眉,一个海潮过去,哇,洪湖水就浪打浪,把这些元神都拍死在沙滩上,爽啊!

  师傅笑的花枝乱颤:哈哈,真不愧是我徒弟~

  嗯,这一篇就算芸颜在蜀门的自传吧,爱看就看看,不爱看就顶一下哦。

  •路痴•

  芸颜亲卫队成员有两个人,我的两个师叔,如来和墨轩,习惯性叫他们小如和轩轩。

  当我在帮里打扮的花枝招展准备去勾引别人做我的亲卫队的时候,被很直接的拒绝了:一天2J,包月20J。我落荒而逃——还是不要了罢。

  师傅,我,还有两个师叔是经常在的,从我25级能进黑本开始,有时间他们就会陪着我,带我一起PVE,护送,副本,练级,我的经验都是他们的血汗和时间呐!

  进了副本是没有地图的,师傅是一个标准路痴,小如是超级路痴,而我则是个不折不扣的路痴——就算看着小地图的标记我也会找不到不远处的队员在什么方向,经常跑错路。最厉害的是轩轩师叔,每次我们在45副本迷路都是他带路滴……

  •好与坏•

  师傅说过,喜欢我收下我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在练级的时候会没事给陌生人++,一般的百花都不会这样做。

  可是我会。

  我不想看他们因为没血死在我面前,那是对我这个职业的挑衅、侮辱。

  身为百花不救人与其他职业有何区别?那你还练那个百花干嘛了?

  只要不是很忙,路过的时候我都会一个华丽的拱手,当一缕绿色光芒过后对方出现红润的姿色,我便骑着我不小心+4的小老虎一个优雅的转身……

  不过,我有个坏习惯——被欺负了或者受委屈了,下本本的时候,偶会偷懒——不加血就那样看着他们在我眼前死去,而我,就那样定定的看着那具尸体——当然这一切都是想象,我还没有那样做过。

  •玩•

  芸颜喜欢玩,喜欢交朋友,固执的认为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就像昨天在PK场打银英的时候有人捣乱,我直接喊他们帮会的人跟他说一下叫那个捣蛋鬼退出去,挺好使。

  世界有人喊水刀换火刀的,小师叔M他,人家不鸟他,我一看是熟人,直接跑到YY跟人家白话两句——搞定。

  我们服合服了,我是9区的,对方是10区。打架的时候9区的不管大小号我都会给人家乱++,不管认识不认识。这样一圈下来,累得我半死,可是以后谁看见我不管去了哪个YY ,碍于面子,“芸颜丫头”也算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人,现在就差被人在世界诛一次了……

  •累•

  玩游戏真的很累。

  师傅把我带大,修行靠自己。

  现在50级了,一个多月,有的人都已经满级了,而我还在慢慢悠悠的跑副本。因为小小师叔的退出,我们的PVE队伍一直组不起来,这是我心中最大的痛处!因为小小师叔在的时候,我们一直是PVE排名的第一个!

  每天下班,8点左右上线,给小号摆摆摊,给一个兄弟的号挂好凝神,开着自己的号晃晃25副本的帮会任务,9点钟帮会开树,偶就乖乖的蹲在树底下看着身边的小朋友PK玩。

  偶尔的,蹲树的时候我就会睡着——实在太困了,不小心就睡到师父回来,一起刷副本到后半夜的2、3点。这时候的师傅还有轩轩师叔早就已经困得开始打盹,而我,依然神采熠熠——睡了一小觉了自然不一样哦。

  不过乐此不疲!  •朋友•

  一直喜欢在每一个YY流窜着。

  没有祈求过什么,打架叫大号?没有那个习惯,自己惹事自己解决,如果是别人先惹我,我知道师傅不会放过惹我的,说我狗仗人势也好,说我装也好,反正就是这样,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连累朋友。毕竟红名的经验不是白掉的,毕竟还是要欠人情的,毕竟,芸颜还很乖,咳咳……

  至于钱钱什么的,我维持自己每天的开销就好,不敢奢求会有什么财路,我放弃了的,我相信老天会给我补回来,我想就是因为这些,桐桐才会放心把号交给我挂着吧。不贪、不念、无欲、无求,我想我会让朋友很安心。

  •乱七八槽•

  蜀门没有婚姻系统,这点我很安心,如果有的话,我不知道我会如何。

  芸颜会说粗话,发脾气的时候会骂人,会有小哥哥劝我注意形象——注意虾米哩?喜欢你没道理,注意也没有关系,不注意更没有关系。

  芸颜有好几个小弟,喜欢听芸颜唱歌,芸颜或者不是最好的,但是芸颜是最开心的,他会把他的开心传播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关于师傅•

  我喜欢师傅。

  喜欢和他在一起。

  不喜欢受束缚。

  我知道不管我在哪里练级也好,PK也好,刷副本也罢,师傅是终会在身后用关注的目光看着我,因为我是他的牵挂,他是我的依靠。他不在线的时候,我始终会觉得自己很无助,他在线的时候,我才会安心。

  芸颜和师傅还是很单纯,淡淡的,纯纯的!

  •关于游戏•

  不被骗,不骗人。

  老老实实游戏,规规矩矩做堂主。

  上对得起帮会,下对得起兄弟,中间对得起师傅师叔。

  芸颜是不是很乖了?

  我和师傅就像水和鱼儿,鱼儿离不开水 ,我离不开师傅,在我重生的那一天,这一切都已经注定,可是还会有人试图用诱人的饵勾引我,勾引我,一直勾引我……再勾引我我就把你吃掉……

  •神雕侠侣•

  芸颜很郁闷的对师傅说:XX要找我做老婆。

  轩轩师叔恶狠狠的说:叫他给你准备聘礼。

  芸颜皱着眉头两个手指头在无聊的逗逗飞:说了,要了一套金+7百合……想把他吓跑。

  轩轩师叔:(吐血表情)丫头很有前途,这么狠的条件你都敢开!

  芸颜很无辜的看着轩轩师叔:可是他没有被吓跑啊!

  XX和芸颜发短信,缠绵的唧唧歪歪的,芸颜头晕了。

  芸颜:我和师傅谁也离不开谁,我是杨过,师傅是小龙女。

  XX:那我是啥?

  芸颜:你是很重要的,对于我们来说,你就是那只雕!

  XX:泪奔ing……

  •金7百合•

  芸颜很贪心,是个很贪心的女子,确切点说,是个很贪心的女杀手,想像一下自己像地主老财家的恶少一样,带着几个丫鬟没事上街调戏调戏良家秀才什么的

  服内几个百花,最牛的一个百合紫装+7五件套,每次看见他,芸颜都会带着冒着星星的眼睛很无耻的流着口水。

  XX,要芸颜做老婆。

  芸颜歪着小脑袋,邪恶的对他说:OK,问题,金7百合ZB套装就是我的聘礼,什么时候你准备齐了,我什么时候嫁给你! XX不说话了。芸颜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很清楚,一套金百合的白装都难收齐,何况一套ZB套装。

  +7不是问题,问题是+不上7的时候。

  XX在沉默了N分钟之后居然答应了。

  这下该芸颜吐血——就这样把自己卖掉了! •PK场的角逐•

  看过芸颜的故事的客官都知道芸颜的PK场任务是如何完成的,不错哦,师傅在前面把敌人杀到只剩一丝血,芸颜补刀~

  前天,芸颜51级了。

  昨天,终于在一个小时内独立完成了PK场40颗人头的任务——没有计算比武教头的。

  碰见一个火EM,48级,追着我打,一次,两次,我躺了三次,最后一次终于把他干死了,那EM哈哈一笑:小妞不**,终于赢了一把。

  我打出一个“切”的表情:你有什么开心的啊,杀了我三次都是我半血……

  告诉师傅我可以独立任务的时候,师傅不敢相信:你还能完成?难道系统又出BUG哦?

  受伤了……

  •爆菊•

  咳咳,这个话题有点暴力有点黄。

  M着师傅,悄悄的跟他到成都城里,35级护送的终点等他,看见了他的人直接点了跟随。

  跟他嘿嘿一笑。 师傅反应挺快:小丫头片子又干啥坏事了?

  没有,我在你PP后面跟着你呢。

  师傅做惶恐状:不许对我的菊花感兴趣!

  嗯,对你整个人感兴趣好么?

  师傅:孽徒……

  芸颜:咿呀,听着咋像《西游记》里的仙人对离家出走偷吃唐僧肉的小兽兽吼的一句“孽畜”哩……逗逗飞的郁闷中……

  •高草传奇•

  我身上杀人越货必备的装备就是高级替身草人,随时准备在45本因为各种状况献身。

  师傅发愁的说,你都快成高草专业户的,还叫你倒腾卖草人呢,这草人倒腾过来倒腾过去还不够你自己用的呢!

  一日,轩轩EM师叔没有回来。 师傅在帮频大声喊:45本来花EM了!

  新来的一个师傅的朋友叫夜寐夙兴的饶有兴趣的问:又是传说中的高草小分队?

  师傅立马无语了。

  我在队伍问:师傅,咋谁都知道咱们闯45本的秘密了?

  师傅默默地在唱:沉默是金!

  暂时告一段落了,如果有时间,我会继续下去这个故事,总是放不下师傅,虽然他离开我了,可是我还是很惦记他的,过年了,师傅你万事顺心吧……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注释:本站发布所有游戏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与本站无关。请玩家仔细辨认游戏信息的真实性,避免上当受骗!
Copyright 2006-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